所在位置:房产靳双权律师 > 房产靳双权律师观点 > 学生体育课是受伤,学校应承担责任
学生体育课是受伤,学校应承担责任
来源: 房产靳双权 时间:2010-05-07

学生体育课是受伤,学校应承担责任

 

2004813下午,苏州市某小学(非私立小学)四年级()班上体育活动课,体育老师李某临时有事,让学生自由练习踢足球,学生王某(10)不小心将球踢到张某(9)右胸部,张某当时喊胸部疼痛,此时正好体育老师李某回来,他示意张某下场回家休息。815上午,

  2004813下午,苏州市某小学(非私立小学)四年级()班上体育活动课,体育老师李某临时有事,让学生自由练习踢足球,学生王某(10)不小心将球踢到张某(9)右胸部,张某当时喊胸部疼痛,此时正好体育老师李某回来,他示意张某下场回家休息。815日上午,张某上课时突然吐血,学校赶紧将其送回家,因下午继续吐血不止,张某父母将其送入医院治疗,其后又断断续续几次入院治疗,医疗诊断为"右下肺支气管出血",并施行右下肺切除手术。之后,因医疗费用支付问题张某父母与学校产生纠纷,张某的法定代理人提起诉讼,要求张某所在小学及王某监护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审理中,经法医鉴定,张某右肺出血与右胸外伤有关,伤残程度为八级。

  二、审理中的分歧意见

  对于本案如何处理?应适用何种归责原则?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该小学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其承担责任后可向王某的监护人追偿其应当承担的责任。其理由是:学校对于在校未成年学生在校期间的人身安全有监护责任。本案由于学校存在管理、监护不周等疏忽,致使张某受到伤害,推定学校具有过错。而王某作为真正的加害人,其亦有一定的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学校与王某监护人共同承担责任,对学校与王某监护人都应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学校与在校学生是一种委托监护关系,未成年学生在校园内人身受到损害,说明学校监护不力,学校与王某的监护人共同承担无过错责任。

  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应适用公平责任原则,该小学中只需作出适当补偿即可。理由是:学校与王某监护人均无过错,体育活动本来就存在一定的风险,只是由于体育老师在工作中存在着一定的失误,应根据实际情况由学校对张某作出一定补偿。

  第四种观点认为:对学校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对王某的监护人应当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由学校与王某的监护人共同承担对张某损害赔偿责任。

  三、学理分析

  校园内未成年学生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在司法实践经常遇到。要正确处理本案,笔者认为首先应当从理论上澄清以下问题:

  ()学校与学生是否是监护关系

  在校园伤害案件中,存在着三个法律关系,一是学校与未成年学生之间的关系,二是学校与未成年学生的家长之间的关系,三是未成年学生与其家长之间的关系。其中第一个法律关系是最值得探讨的法律关系。笔者认为,学校(非私立学校)与未成年在校学生并不是监护关系,将监护概念引入学校对学生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处理中,将带来种种弊端。

  1、处理时找不到明确的法律依据。监护作为一项重要的法律制度,渊源于古罗马《十二铜表法》中监护的规定。其后,法国民法典首创现代意义的监护制度。大陆法系诸国,如德国、瑞士、日本等,无不深受罗马法之影响。综观监护的发展演变,均以法有明文规定为限,监护的设立、变更、消灭为法律的强行性规定。考虑其规定的缘由,其实监护关系具有一定程度的人身支配性质,而现代法律多以权利为本位,人身权利更是倍受重视。法律只是在主体行为能力有欠缺的必要时,为其利益考虑而设置监护人,以弥补其行为能力之不足。因此,监护必须是法定的。从民法通则关于监护的规定看,实际也是法定主义。比如担任监护人的民事主体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只有具备了法律所规定的条件才能担任监护人。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贯彻意见》)22条规定,监护人可以将监护职责部分或全部委托给他人。对此,有学者理解为委托监护关系,并适用于有关案件确定受托人的监护责任,显然,这种解释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因为,同样在该《贯彻意见》中,第18条规定监护人被指定后,不得任意变更。而且,第22条强调被监护人致人损害的,由监护人而非受托人承担责任,由此亦可以看出监护的强行法特点。因此认为学校与未成年在校学生的监护人之间形成一种委托监护关系的看法是缺少法律根据的。

  2、倘若学校与家长或者其他监护人承担责任的性质均为监护责任,则归责原则上发生矛盾。依据《民法通则》的归责原则,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所承担责任的归责原则是相对的无过错原则。根据《贯彻意见》第160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幼儿园、学校受到伤害或致人损害的,单位有过错的,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具体而言,学校对在校未成年学生承担的是过错责任,学校无过错亦不承担责任。由此,同样是监护责任,学校与法定监护人承担责任的规则原则却完全不同,学校负过错责任,法定监护人负无过错责任。因此,在责任承担上两者产生矛盾。

  3、从监护职责的内容看,也不适宜将学校的责任定性为监护责任。一般地说,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承担了保护人身安全的责任,以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管理被监护人的财产以及在民事活动和民事诉讼中代理被监护人等义务,而从学校方面来说,学校并不对在校学生负有管理财产和代理其民事法律行为的义务。

  综上所述,学校(非私学校)并不对学生承担监护责任。学校与未成年学生的法定监护不形成委托监护关系,也谈不上所谓狭义的有限的监护关系。笔者认为,学校对在校未成年学生承担的责任是基于学校作为教育、管理机构的特点而产生的。学校的主要功能在于教书育人,传授科学文化知识,培养学生的道德情操等。但是,由于未成年学生的智识、身体有所限制,而其在学校的活动又在一定程度上脱离监护人的控制、监督,因而法律赋以学校必要的义务,对行为能力受到身心限制的在校学生负保护人身安全的责任。

  但是,对于私立学校而言,则另当别论。学生家长与寄宿式的全封闭式私立学校之间应当是委托监护关系,其责任与家长所交纳的高昂费用是成正比的,学校对学生在校园内的所有活动负有监护职责任。由于私立学校不属于本案的讨论范围,笔者在此也不作过多的阐述。

  ()本案是否应当适用公平责任原则

  公平责任原则,又称衡平责任原则,是指在当事人均没有过错的情况下,依据社会公平的观念及各方面当事人的实际情况,合理地确定损失的分担责任。《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公平责任以社会公平的观念为根据分担损失。适用公平责任,至少应当符合以下条件:第一,双方当事人均无过错。有过错的,自应承担责任;没有过错的,如果符合法定的无过错情形,亦应承担责任。第二,被告的行为与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第三,原告的损害应当是较为严重的。如果损害后果较轻,则被告不承担责任;第四,权衡各方面情形损害完全由原告负担有失公平。公平责任原则的主要价值体现在确定当事人的损失分配比例,作为一项归责原则,公平原则的适用范围极其狭小。因为,不管如何,责任的负担总是存在于一定的道德评价之中,行为的过错或者违法就是这种道德评价的表面特征,而公平责任原则既缺少有过错即有责任的主体意识道德观念,也不像无过错责任那样有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救济情怀,而且,道德总是自愿的,以判决的强制力行使道德义务终究不妥。从社会经济发展的长远角度看,随着社会保险机制和体系的普及,公平责任原则也将失去存在的物质基础。

  ()学校承担责任的归责原则是过错责任原则还是过错推定原则

  如前所述,学校并不对学生承担无过错的监护责任。有人主张,对学校应该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即未成年学生受到损害的,推定学校存在主观过错。倘若学校能够举证证明自己已经尽到足够的注意义务,其责任可以免除。过错推定原则与过错原则的区别主要在于举证责任的不同。过错推定原则由被告承担证明自己有无过错,而过错原则依据谁主张,谁举证,共同之处都是由原告承担侵权行为责任,损害事实、侵权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的举证责任。不言而喻,过错推定原则对加强受害人的保护具有积极的意义,特别对那些双方地位对比极不平衡的情况(如医院与患者、集团与消费者等之间),具有重要价值,从而大大体现法律公正的属性.虽然是这样,但笔者以为,对学校来说,不宜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因为过错推定原则是过错责任的发展,是特殊形态的过错责任,终究是包涵在过错责任的范围之内,但过错推定原则是一种特殊的归责原则;还有,从审判实践看,学校与受害方在诉讼地位、力量对比上基本是平衡的,无须对受害人施予特别的保护,就受害人而言,证明学校主观过错并非难事。

  因此,学校承担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其对未成年学生的侵权行为必须符合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即主观上有过错,加害行为,损害结果及损害结果与加害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由于学校是法律上的拟制人格,其有无过错通过学校相关教职工的主观心理状态体现出来。一般来说,负有管理责任的学校教师或者其他人员的过错表现为过失,但也不排除存在故意的可能。例如,在教师体罚学生时就是学校故意侵害未成年学生的身体健康。从形态上看,学校的加害行为一般是以一种消极的不作为的方式作出的,学校违反了法定的保护未成年人的义务。从因果关系要件上说,致害行为与损害结果应该是构成因果关系,通常情形下,这种不作为的侵害行为需要和其他积极的作为的加害行为相结合才能导致损害发生,这时,因果关系就并不是单一的,但不管如何,加害行为应当是损害结果的必要条件。

  四、结论

  根据上述学理分析,笔者基本赞同第四种处理意见。理由是:

  第一,学校虽然不是学生在校学习期间的监护人,但学校作为教育管理者,应当履行教育和管理职责,对在校学生的生命健康负有管理保护的责任。根据《贯彻意见》第160条的规定"在幼儿园、学校生活学习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在精神病院治疗的精神病人,受到伤害或者给他人造成损害,单位有过错的,可以责令这些单位适当给予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未成年人致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二者都强调的是一种过错责任。由于本案致害者和受害者均是未成年的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在校学生,他们在校学习期间,学校对他们有保护、教育和负责其安全的义务,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校期间造成的损害负有因未尽到教育和管理职责的责任。学校承担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由于事故发生在上课期间,而任课老师擅离岗位没有履行教育和管理的职责,表明学校具有明显的、重大的过错。因此,学校对张某伤残结果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第二,未成年子女的行为造成国家、集体或他人损害时,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这种民事责任,对于监护人来说,实际上是一种无过错责任。因为,即使监护人尽到了监护责任,也不能绝对避免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某些侵害行为的发生,一旦发生了侵权行为,监护人都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果监护人确实尽到了监护责任,也只能视情适当减轻他们的责任。本案致害人学生王某现在小学读书,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理应由其作为监护人的父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分享到
房产靳双权
房产靳双权

诚第11

  • 房产纠纷
  • 遗产继承
  • 合同纠纷

执业证号:W0120021112570

北京 |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1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976条咨询

最新律师案例

夫妻一方与他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是否

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件

法院判决开发商承担逾期交房违约金

中介未按要求提供房源构成违约要承担

二手房买卖纠纷律师靳双权点评一件因